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5 Reads)
田間又添新塚。仰起臉,淒綿的雨,從陰沉無際的空中飄落。 那一瞬突然覺得,這轉眼而逝的多年,彷彿都是空茫。 火車飛馳,路過大片翠綠的田野,稀疏而整齊的楊樹陣,南方的小河和木船,北方的紅瓦與山羊。軌道邊的村莊,咬指頭看車的孩子,還有不停的小站,灰白而寂寥的站台。我站在門前,額頭頂著玻璃窗,看它們紛紛而來,撞進視線。 回家,因為不再那麼輕易,所以被賦予新的意義。除了辦事之外,想和懷了寶寶的噴噴吃頓飯,還想晚上去丹尼斯,買件黑色的衝鋒衣。而計劃中的一切,被突然而來的,姥爺去世的通知,一把拋開了。 下午回到小城,氣溫驟降,細雨紛飛,T恤加薄外套的我,冷得瑟瑟發抖。巷子口傳來刺耳又淒厲的嗩吶,花圈,輓聯,靈堂,擁擠的不認識的人們在低聲耳語,穿素服的親戚哭作一團。 祭拜後,逕直進去堂屋,跪在棺材旁。任其他人上來為我裝扮。因為母親是長女,而我要替母親戴孝,所以用了最長的白布,繫在頭上,垂至腳踝。招魂,行禮,叫我做什麼,就做什麼。請來的哭靈人在那裡嚎啕,觀看的人圍得水洩不通。 我在眾人之中,卻覺得安靜空靈。似乎不在一處空間。 上次見到姥爺,是大舅媽去世,回老家辦事的時候。他的身體明顯不行了,眼睛也看不太清。旁人告訴他,是我回來了。他就呆呆的盯著我看,手哆嗦個不停。我上前把他抱在懷裡,他就嗚嗚的哭起來,像個被遺忘多年委屈又孤單的孩子。我也哭起來。我的姥爺,曾經那麼高大英俊,文武雙全,如今乾枯蒼老,好像一片樹葉,脈絡單薄,輕輕一下就會碎落成片。 而這一片老去的葉子,終於沒等到我再回來的一天。那些曾經安慰他的話,都變做泡影,只留下不能重來的遺憾。 他靜靜睡在火化間的鐵床上。帶著禮帽,穿著全城最昂貴的風衣。我為他把鞋正了正,拉平每一個微小的皺褶。他表情安詳。依然英俊而高大,一如山水輾轉、風塵僕僕的當年。好像一個騎士,一路拚殺過後,在深深的入眠。 房頂的三葉扇,在無聲的旋轉,大屋子靜悄悄,風從高處的窗口捲進來,和著門外沙沙的雨聲。 我在一側凝望著他。送他到這裡。然後,就只有他自己了。他已然經歷了冰之徹寒,即將前往熊熊烈火。體會極致的考驗,而後重生。 原來每個人都是這樣,獨自而來,悄然而去。也許因為生前與死後,是如此漫長難耐的孤獨,我們才在短暫的幾十年,苦尋一些陪伴。是的,孤獨才是永恆,相聚不過偶然。 紅布裹著骨灰,靈車穿過鄉村。碧綠的麥田一望無際,油菜畦畦嫩黃。紫紅的小花開在地頭。鳥巢高高搭在樹的枝丫間。春意如此融融,而他步履匆忙,已無暇再看。他不能再逗留城裡寬敞的新房,孫男弟女膝下承歡。他要回到最遠最遠的老家,在家族碑林前,與我的姥姥相見。這一天,她已經等了十八年。 起初的老家,我只在四歲時,隨父母探親,回來過一次。在熱鬧非凡的院子,我呆呆站著,手藏在兜裡,一顆一顆,攥著爸爸買給我的巧克力豆。任憑那些姨舅來來往往,每個人都來摸我的頭,捏我的臉。晚上,媽媽帶著我睡裡間,指著牆上的畫報,一個字一個字聽我念。 今天,再一次站在曾經站過的院落,我心酸楚。默默回到裡屋,畫報已不是當年的畫報,床上落滿了厚厚的塵土。我還記得,睡覺的方向,那新棉花味道的被褥,年幼的我,把腳擱在媽媽肚子上。 那時的姥姥,會做世界上最好吃的鹹鴨蛋。姥爺耐心與我講話,教我作揖,我學得快,人見人愛。 今日的這裡,早已沒了人煙。唯有怵目驚心的黑棺,陰寒橫陳在廳堂。還有雨,濕透髮膚。冷,難以言喻無從抗拒的冷,穿透心間,指尖麻木。 跪在泥濘的路上,跪在水裡,跪在門前。我看見捧遺像的大舅表情呆滯。過去扶他一把。冷嗎,我問。他說,不暖和。其實我也不停的哆嗦。 送走了追悼會,領導,四鄰,穿過稀濕的田埂,姥爺,終於安安穩穩,落腳在姥姥的身邊。舉目四望,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 離去的親人,正在一個一個的團聚。 如同我當初哭別媽媽,對她說,我們總有相見時。 請你捕捉我的呼喊,請你深深地記得。 我們總有相見時。 在很久很久的死亡之前,我知道,你愛我,希望我好好活。 我會用力活。 回程的車上,昏昏然睡去。雨漸漸停了,窗外漆黑。 我,是一隻被流放的鳥,奔波流離,未有棲息之所。穿過曲折的街,抵達清冷的城市。看過不同的星光,相信著並不信任自己的許多人。 日復一日,被時間趕著走,夢被世情扭轉,沒抓住最美好的真實,也沒來得及叩問內心所需。 我,不知道是曾經的我瘋了,現在清醒了。還是曾經的我清醒,現在瘋了。但是我想,如果,康維最後能夠回到香格里拉,那麼,那也是我的選擇。

| 4 April, 2013 | 一般 | (6 Reads)
我門前有一棵水杉,已經高過四樓屋脊約五六米了,平地也有合抱之粗。不過,冬天的水杉樹並沒有搖曳的韻致,因為它失去了有韻致的葉子。即使那只是細碎到青青麥粒那麼大的葉子,綠色如果搖曳,也是有韻致的。而今,它倒是被北風呼嘯出了寒冷的尖利。尤其有太陽的日子,它稀疏的影子就固執地斜在我那棟舊樓房的門前。 這時候,就不只是北風的呼嘯之聲了,還有我母親的埋怨,“擋著太陽了!”然後,就是老太太皺眉的沉默。因為樹影稀疏的太陽也還是溫暖的。往往一上午,我母親每隔一會子,就移動一下那把冬天的靠椅。她在曬太陽。同時她也在迴避那棵水杉樹稀疏的影子。不停地移動雖然麻煩,但也有趣。我是不會去砍伐了那棵高大的水杉樹的。因為那水杉不屬於我,我一個人也不可能伐掉一棵粗可合抱的大樹。 但在我老娘的埋怨聲裡,我忽然發現水杉樹上,在整體冬日的稀疏中,倒是有兩朵很濃的陰影很特殊。“難道還有未落的葉子嗎?”我問我老娘。 她說,“有的。那不是水杉的葉子,是兩棵桑寄生。” 我知道桑寄生就是生長在樹上的樹或者籐。它們直接把自己的根生長在樹木的枝幹上,不接地的。我眼睛不好,看不清晰。尤其看不清那麼高的樹寄生的葉子,不如老太太視力好。我也已經不好奇了,好奇只在我童年的時候—— 童年的屋前屋後,也有很多落葉的喬木,它們在冬天都落盡了自己的綠色。但一些樹上長著桑寄生,它們在冬天依然翠綠,蔥蘢。我問過我父親,他說,那不就是人身上的跳蚤或者蛔蟲一樣?但我知道了槲寄生和桑寄生的不同,那是兩味不錯的中藥。在我老家,桑樹是不可能有那麼大的,很少能長出桑樹上的桑寄生。但槲樹是有的,也高大,就有很大的槲寄生生長其上。而只要是樹,不管是什麼樹,好像都長這種寄生的植物,而並不論是桑寄生或者槲寄生。 而對於這些樹上的寄生植物,我的感情總是特別複雜的。有時候覺得它們很好,因為它們憑添了些許冬天的綠,使落葉的樹木有了長久翠綠的冬日的生機。雖然它們的根系不能直接於泥土,貌似虛偽,但誰敢說那麼一團團雲一樣的綠色不屬於一棵落葉之樹呢?樹與樹寄生它們彼此倚重,各有所得。也是和諧的。 但有時候,我又覺得那些樹寄生很無恥,而那些生長了寄生植物的樹木則總是無奈。真的彷彿我們身上有跳蚤或者肚子裡有蛔蟲一樣,有被吃或者被啃的痛或者傷。我很小的時候就特意觀察過,長了寄生植物的樹木是越長越大呢?還是越長越瘦?而一個孩子如果身上長了虱子或者肚子裡有了寄生的蛔蟲,會“黃皮寡瘦”的。 我就有過不少這樣的童年夥伴。 但現在,我不需要去關心一個兒童是否被寄生了蛔蟲。只覺得,我門前的水杉樹怎麼就不知不覺被寄生了一顆常青的桑寄生?很奇妙的。也彷彿是我的不留意使然。 當然不是我的故意,是那些鳥銜來了寄生植物的種子吧? 而那一朵冬天的綠,於這個冬天是好還是不好?但我老娘是不喜歡自家門前那兩朵桑寄生的。因為它們的影子比無葉的樹枝濃重,遮擋了冬日裡更多溫暖的陽光。但我想,好在只有兩棵,且不大,倒是恰到好處。 由此,我想到曾經見過的那些寄生的籐蔓。它們倒是老老實實從地底下生長上去的,只是無骨,不能直立指向天空,非依托一棵大樹不可。那些落葉的樹林裡總有很多這樣的樹,冬天了,樹木自己的葉子落光了,但依然是一棵碧綠的樹,彷彿這棵樹本身就是一棵翠綠的喬木,堅持站立在疏朗的冬日,格外精神。 但那到底是冬天攀附的籐蔓翠綠了一棵落葉的喬木呢,還是一棵落葉的喬木撐持了無骨的籐蔓?我說不清楚。想來,也沒有必要清楚。一棵樹,一棵籐,落葉或者翠綠,都是這些植物自己的事情。 而我有我的事情。 似乎我也不需要這個明確的答案。因為我既不是那株無骨的籐蔓,需要一棵冬天的落葉樹木撐持自己不倒的鮮活形象,且爬到高處,獲取更多更溫暖的陽光;也不是一棵落葉的喬木,需要一株常春籐的裝點或者遮掩。 我有什麼需要遮掩的呢? 冬天,總是有很多奇妙的事情突然暴露在大地上,暴露在我們迷惑的眼神裡。比如,現在我門前落葉的水杉樹上,那兩株寄生植物,它們比我孤獨的老娘曬到的陽光多些麼?它們的冬天是怎樣的冬天呢?

| 14 July, 2012 | 一般 | (4 Reads)
    蟹爪蘭開花時,如果開花前得不到陽光,又用自來水澆,花根就會爛,花骨朵兒就會掉的。因此,蟹爪蘭最好放在向陽的窗戶上。開花前,土壤也不要太潮濕,最好用溫水澆花。這樣,花骨朵兒就不會掉了。

| 16 June, 2012 | 一般 | (4 Reads)
寂靜誘惑著一切,愛一個人的純粹。 在這個深夜,我突然好想重新開始。找屬於我的小蝴蝶,從此我不再撒野,好好從深陷苦戀的泥潭抽身,不輕易說艱難,不輕易說不行。就當你和你有舊情沒有往事,如果有認為合適我的,願意與我相伴的,我絕不放手,我要大膽告訴她,我喜歡她!純粹的喜歡,我會盡我此生的力氣去深愛。 我會容忍她所有的缺點小脾氣,就如同我亦希望她能原諒我的缺點一樣。好好待她。 就如同我一直堅信的那樣,人生已經如此的艱難,有些事情就不要拆穿,有些事情就不要想太多了,考慮太多往往讓人束手縛腳的,錯失了愛的人。已經笨過一次了,不能再笨了。 入迷的終究要醒覺,執著固然美好,可是往往傷自己最深,畢竟執著一份無終點重點的虛無縹緲等來的不過是海市蜃樓。捨得,年輕的我們不會洞察這世間的美醜哀樂。那麼隨波逐流吧! 親,這只對你的稱呼。嘿嘿嘿,接受我狂熱的追求吧! 我沒有太多的優點,那又怎麼樣!哥是有故事的人,哥能裝深沉!不是說深沉的男人最有魅力麼!我會努力上進!你說過,事業和愛情,往往只能選其一,那麼我先選愛情吧!事業,我是要開創的。但是我不能讓後院著火!要不到時候事業有成就的時候,錯失了愛的人,那麼,這樣的事業成功的光鮮的內裡帶著苦澀,又有何意義!人活著不就是追求幸福麼。既然我只能平凡的做個小市民,那麼我就在平凡的生活中給她淡淡的幸福,平凡才是最艱難的,我好久沒有挑戰困難的慾望了! 讓暴風雨來的更猛烈一些吧。我發誓要好好的生活,不要再自卑,懦弱了! 開始寫日記,多年後,再翻開舊日記,是一種欣慰。我要大膽的告訴世界我的內心,你知道,他知道又怎麼樣!你咬我啊。 無非就多點流言蜚語,暗語中傷!這麼多年,讓人猜猜測測,不也沒見的能有什麼好的評價。 今天起,沒心沒肺去對路人甲乙丙丁。去你媽的大嬸大媽長舌婦! 心肺是用來關護自己的親人的,我會將你的名字寫進我家的戶口本的! 你可以揍我,可指使我做家務,帶孩子,洗衣服! 我就是這麼一個小男人!我就是這麼沒有志氣。那又怎麼樣!你咬我啊! 親,我來了!!!

| 9 June, 2012 | 一般 | (4 Reads)
眷戀 作者 塗湘奇(塗相奇) 月亮追隨太陽 江河奔向海洋 我的心啊 你跳得這麼厲害 你要歸向何方 白雲眷戀藍天 織女期盼牛郎 我的心啊 你跳得這麼厲害 你要歸向何方 清風催起來了 月光撒下來了 我的心啊你快飛吧 快飛向我親愛的戀人 快飛向我親愛的故鄉 (塗湘奇作於浙江龍灣甌江QQ407973408)

| 1 May, 2012 | 一般 | (6 Reads)
當黑夜承載不了相思的重荷時便有了夢,當我無法抗拒對你的思念時,你便在我的夢中。昨夜,我又夢到你了,你長髮飛舞、衣袂飄飄,在我目光的凝視中淺吟低唱。我們依水而居、竹籬茅舍,沒有現代城市的喧囂與繁華、沒有水泥構築的屏障,我們簡單而快樂的生活。你溪邊浣紗,我水中垂釣,享受著彼此相依的溫馨和大自然賦予我們的寧靜,月下,我為你唱起古老的情歌,你為我輕吟千古的詩篇。“清淺白石灘,綠蒲向堪把。家住水東西,浣紗明月下”是怎樣的幽靜與純美。我默默合十向佛祈禱,如果可以,請讓我長醉夢中! 可是,夢還是在你的笑聲中醒來,但我卻不願走出夢境,閉上眼睛,讓現實的幻想延續夢境的美好。懷裡依稀還有你的溫度,眼前是你嬌嗔的表情,迷離中,我竟分不清是在夢境還是現實,這份感覺讓我沉醉流連。有人說,思念是甜蜜的,而彼此思念才是幸福的,我的寶貝,此刻我是否也在你的夢中,有我的夢,你是否也會輕啟朱唇,笑意盈盈?真想駕一葉扁舟駛向你的心海,輕啟夢門,看看你我是否在同一個夢境中徜徉…… 寶貝,你知道嗎?想你已經成為我心中最厚重的情感,不是負擔,而是享受!白晝只有用瘋狂的工作來擠壓對你的思念,於是,我如一個渴望毒品的癮君子那樣,渴望著夜幕的降臨,因為只有在夜裡我才可以擁抱著你,為你遮擋風吹雨打,也只有在夜裡你才可以偶然走入我的夢境,與我說著動人的情話。這夜色承載著我們相思的重負,也寄托著我對你的思念,真想牽著你的手擁著你的肩,就這樣走入到下一個輪迴裡,不問永遠到底有多遠,只求有多遠我們就走多遠。 寶貝,讓我告訴你,能夠在夢中與你相擁,我已經很知足,我用七彩畫筆在有你的夢裡著色,用音符點綴想你的空間。我相信,終有一天佛會被我們感動,在時空的隧道上起一座彩虹,將我們的距離濃縮成美麗的童話。 我的寶貝,“讓我夜夜夢見你吧,雖然你已遠走天涯,謝謝你偶然回來我夢中,陪我說些動人情話”…… 文章來源:胡同口兒的BLOG |瑤瑤媽的寨子 | 攝影師宋瑩的BLOG |陳保才:微觀愛情 | 天目威海? |連婕-永遠有你 | 模特丁寧的BLOG |小椴的BLOG: 別是一江湖 | Recall Fly on the Wall |Raw Fisher |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當黑夜承載不了相思的重荷時便有了夢,當我無法抗拒對你的思念時,你便在我的夢中。昨夜,我又夢到你了,你長髮飛舞、衣袂飄飄,在我目光的凝視中淺吟低唱。我們依水而居、竹籬茅舍,沒有現代城市的喧囂與繁華、沒有水泥構築的屏障,我們簡單而快樂的生活。你溪邊浣紗,我水中垂釣,享受著彼此相依的溫馨和大自然賦予我們的寧靜,月下,我為你唱起古老的情歌,你為我輕吟千古的詩篇。“清淺白石灘,綠蒲向堪把。家住水東西,浣紗明月下”是怎樣的幽靜與純美。我默默合十向佛祈禱,如果可以,請讓我長醉夢中! 可是,夢還是在你的笑聲中醒來,但我卻不願走出夢境,閉上眼睛,讓現實的幻想延續夢境的美好。懷裡依稀還有你的溫度,眼前是你嬌嗔的表情,迷離中,我竟分不清是在夢境還是現實,這份感覺讓我沉醉流連。有人說,思念是甜蜜的,而彼此思念才是幸福的,我的寶貝,此刻我是否也在你的夢中,有我的夢,你是否也會輕啟朱唇,笑意盈盈?真想駕一葉扁舟駛向你的心海,輕啟夢門,看看你我是否在同一個夢境中徜徉…… 寶貝,你知道嗎?想你已經成為我心中最厚重的情感,不是負擔,而是享受!白晝只有用瘋狂的工作來擠壓對你的思念,於是,我如一個渴望毒品的癮君子那樣,渴望著夜幕的降臨,因為只有在夜裡我才可以擁抱著你,為你遮擋風吹雨打,也只有在夜裡你才可以偶然走入我的夢境,與我說著動人的情話。這夜色承載著我們相思的重負,也寄托著我對你的思念,真想牽著你的手擁著你的肩,就這樣走入到下一個輪迴裡,不問永遠到底有多遠,只求有多遠我們就走多遠。 寶貝,讓我告訴你,能夠在夢中與你相擁,我已經很知足,我用七彩畫筆在有你的夢裡著色,用音符點綴想你的空間。我相信,終有一天佛會被我們感動,在時空的隧道上起一座彩虹,將我們的距離濃縮成美麗的童話。 我的寶貝,“讓我夜夜夢見你吧,雖然你已遠走天涯,謝謝你偶然回來我夢中,陪我說些動人情話”…… 文章來源:oο與文字同生de·安小影 |Decodings | 徐名濤的BLOG |烏蒙流浪者.邊緣獨舞 | 『吾愛雯雯』 |Fimoculous | Athens Watch |我從非洲來 | On the Road... Again |典藏歲月童年烏托邦 |

| 28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走過陌生的街角,還能想到你熟悉的微笑,也能聞到冬天飄雪的的味道。往事像電影在心中上演,人群很喧囂,慶祝著這個情人節,而月光卻一如昨日冷清而寂寥。 十七歲的夏天,你住進我心裡面 告訴我什麼是思念,雨總是下的太纏綿 纏綿那褪色的書籤,兒時的玩伴和回也回不去的昨天。 我想我會藏好我的傷 如你所願,在太陽出來的時候,把所有孤單通通晾乾,我想我也會學會不在思念,讓我們的回憶封存在最快樂的那年。 我想你已經有你的幸福,也不在需要我的祝願,可我還是記得啊,我曾經偷偷在日記裡寫,能和你一起慢慢變老,哪怕半身不遂也要不離不棄。是十七歲那年 我最任性的心願。 單薄脆弱而光華異常美麗的景色,好比雨簾中櫻花綻放枝頭的短暫花蕾,青春的痛楚和甘美始終清晰如昨,很多的故事都發生在夏天,結束在冬天,那悲喜交集的漫長夏天裡,那寒風凜冽百花凋殘的冬天裡,倏忽而過的並非時間,而是永不再來的成長季節裡茂密茁長的青春感受,沒有人可以永遠十七歲,生命如潮洶湧,不管何時何地,我們都只能朝前走,不回頭…… 結束不是我想要的結果,明天就未必會有以後。 能和你一起慢慢變老,哪怕半身不遂也要不離不棄 是十七歲那年 我最任性的心願 二十歲的這個我,長大了。沒有你的我,長大了。懷念過去的我,長大了。學會忘記的我,長大了。我不愛你了,我不想你了,我不恨你了,因為我不在乎你了。向前走,不回頭。那美好蒼白的過去 難過過了,快樂就快了。 文章來源:s.o.深呼吸 |法律是灰色的 | 嬰兒世界的部落格 |高血壓05的BLOG | New Media Musings |Utne Tradewatch | 蔣峰——為他準備的謀殺 |GlennReynolds.com | 討厭又來了的BLOG |~趙姝~大無畏Blog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9 Reads)
擊高球可分為正手、頭頂、反手擊直線和對角線高球。正手擊直線高球和對角線高球 起跳後手腕控制球拍對準來球路線,快速揮拍擊打球的後部,球即沿著直線飛行;若手腕控制拍面擊球托的右下方,球則沿著對角線方向飛行。擊球後,手臂隨慣性自然回收至胸前。  頭頂擊直線高球和對角高球   如果對方過來的球飛往後場區,那麼擊球點應該選擇在頭頂上前方的部位,用力揮拍鞭擊球托後部,使球沿直線高飛過網。   頭頂擊對角高球,握拍手法略有不同,用拇指和食指向左捻動拍柄,使虎口對準拍靠外的小稜邊,球拍仍由右後繞過頭頂,小臂向前方內旋帶動手腕收發力,形成鞭擊,擊球托的左後部。擊球後,小臂內旋較名顯,慣性作用較大,手臂自然往前擺動。   反手擊高遠球   如果對方的來球向左後場區的時候,要迅速把身體轉向後方,移動到適合的擊球位置,背對球網,反手握拍,沿半弧形擊球,把球擊向後上方。   吊球   如果對方擊來高球,本方可以從後場輕擊、輕切、輕劈到對方的近網附近,這叫吊球。   吊球根據其動作方法,球的飛行弧線的不同可分為輕叼、攔吊、劈吊;根據出手的位置和球落向的位置又可分為:   正手吊直線球和對角線球   吊直線球時,擊球用力的方向是朝前下方,但是擊球瞬間,小臂突然減速,用手腕的閃動向下輕輕切擊球托的右側後下方,使球越網後即下落;吊對角線球時,擊球用力的方向是對角線斜下方。   頭頂吊直線球和頭頂吊對角線球   擊球動作幾乎和頭頂直線高遠球相似,只是擊球的瞬間,小臂突然內旋並往前下方揮拍,手腕的外伸後展帶動球拍輕點球托的左側後下部,球沿直線飛行。   反手吊直線球和反手吊對角線球   反手吊直線球和反手吊對角線球的擊球前的動作同反手擊高球動作類似。不同的是小臂要上擺,用拇指內側頂住拍柄,手腕向後「甩腕」輕擊球托的後下部位,使球的飛行方向朝著直線和對角線和對角線方向落到對角線方向落到對方網前。   頭頂扣殺球   頭頂扣殺直線球的準備姿勢同頭頂擊高球類似,不同之處在揮拍擊球時,要靠腰腹帶動大臂,協調小臂、手腕的綜合力量形成鞭擊動作,全力往下方擊球,拍面與水平面的夾角小於90o頭頂扣殺對角線的動作方法基本同上,只是擊球時要全力向對角線方向擊球才行。   反手扣殺球   反手扣殺球的準備動作與反手擊高球相同,不同之處是擊球前的揮拍用力要大,跳起後身體反弓加上手臂、手腕的延伸、外展的鞭大用力,可向對方的直或對角線的下方用力,擊球瞬間球拍與扣殺球方向的水平夾角應小於90o   騰空突擊扣殺   除了上述三種扣殺技術外,還有一種扣殺是比賽中經常會用到的,它就是騰空突擊扣殺技術。當對手擊出弧度較低的平高球時,身體騰空,上體後仰成反弓形,肩盡量後拉,擊球時,小臂快速舉起,手腕從後伸到旋內、小臂跟著屈收壓腕鞭打,高速向前下擊球。

| 16 April, 2012 | 一般 | (6 Reads)
電影以田中千繪的愛情故事為主,在電影的故事之外,導演也用他一貫的手法帶出了關於這一塊土地上,默默付出辛苦工作的人們的生活寫照。也帶出了蠻多令人感 動的故事,像是在舊市場中的阿嬤,終其一生,就一直做著一件事情,『 一輩子做好一件事』的精神,讓人受到深深的感動, 即使現在阿嬤已經做了四五十年了,不過還是很努力的繼續做下去!這種較古早的舊市場景象,還有那種懷念感及親切感,似乎也隨著時代的變遷而漸漸的沒落,曾 幾何時,那種特有的台灣的感覺,也隨著新都市的開發而漸漸沒落了! 電影延續海角七號中女主角的感覺,不過比起海角七號來說,這一個角色就完全是田中千繪本人的寫照,當然故事是根據田中千繪自身的故事為藍本所編,一個日本 女子,離開家鄉來到異地想要有所成功, 遲遲未成功的她連日本也不敢回去,深怕對不起家鄉親朋好友們的期望,這段故事是發生在女主角海角七號拍完,但卻未上映之前,面對生活帶來的壓力,於是她逃 離了台北來到高雄,也意外邂逅一位高雄男孩的故事。雖然電影片長並不長,不過帶點清新浪漫的純愛小品,卻讓人看完還蠻回味的!加上片中的高雄各處美景,以 及許多在地人的真實生活感受,在不算長的一天的浪漫邂逅,卻帶給人久久難以忘懷的深刻回憶! 也許有人覺得因為海角七號的電影紅了,連著帶動週遭的演員紅,也許有人覺得她現在撈錢撈得很凶,不過我想真的一個明星能夠發光發熱的期間並不是很長,就連 海角七號的導演也都希望這些人能夠因為電影的帶動,而能受注目,也不阻撓這些明星趁這一波熱潮消費海角七號,讓這一些人能夠好好的發光發熱一下!不過我想 當熱潮過了要如何持續本身的魅力才是一個大問題,我想蠻有自身魅力的田中千繪應該不會被淹沒於時間潮流之下才對! 其實除了田中千繪及那個跟她有緣的男孩的愛情故事之外,還有一段我也覺得蠻感人的,男主角在七歲那年,父親出海就再也沒回來,每每心中總是很期待船隻入 港,盼望著父親歸來,不過卻一直等不到,然後將他心底秘密,埋藏在錄音筆中,期待有天張開眼數著一二三,一睜開眼就能看到父親。其實這一段還蠻感動人的, 尤其當他在摩天輪上跟著不希望分離的女生,分享著這一心事之時,讓人忍不住鼻酸了起來! 電影中的愛情故事跟之前的一部美國電影『美國情緣』的劇情有點類似,不過我覺得對不起我愛你這一部片更貼近真實的感覺一些,喜歡電影中所提及的『緣分』, 若是有緣分,即使相隔兩地,命運的安排還是會讓兩人湊在一起,若是沒有緣份,即使在身旁也都會錯身而過! 導演將這一段戀愛故事從邂逅、難捨到別離,都拍得讓人重新嘗到戀愛的酸甜滋味,像是身邊發生的愛情故事般,真實且感動。看完這個故事,我問自己是否相信那 張鈔票會回來男主角手中?說真的我深信不已,鈔票總有一天一定會回到男孩手上,因為緣分的事是在冥冥之中自有巧妙安排。不過也許最後鈔票並沒有回來男孩身 邊,不過我相信這一天美好的記憶將會一直一直持續下去,每當失意或是灰心之時,這段只有一天的浪漫故事,卻可以陪著人渡過難關。也因為有了這一股力量,才 能讓人能夠去面對不確定的未來!

Next